内外交困,货拉拉拉来33亿“援军”

12月22日,货拉拉宣布完成5.15亿美元、约33.7亿元人民币E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老股东跟投。截至目前,货拉拉已陆续完成7轮融资,总融资金额为9.75亿美元。


货拉拉方面表示,本轮融资将用于下沉市场业务拓展,并在多元业务布局和物流数智化方面发力。货拉拉创始人兼CEO周胜馥也称,市场扩张、尤其是向四五线城市的业务下沉会继续加速,货拉拉深信移动互联网对中国货运行业改造还远未结束。


“对物流行业而言,科技的改造就是全方位提升人、车、货、路的数智化水平,我们会在这四个维度持续加码投入。” 周胜馥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货拉拉除了公布融资消息外,其实还透露了一个信号:现在的货拉拉已经不是一家单纯的互联网+物流的同城货运平台,而是一家业务涉及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的互联网物流商城。


“互联网物流商城”说白了,还是“互联网+物流”平台的意思,而“商城”二字和现在电商逻辑一样,只不过这里的商城指的是一个线上物流O2O交易网站。


其实,在12月16日晚彭博就曾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露,总部位于香港的货拉拉(Lalamove)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估值为80亿美元,希望至少筹集5亿美元,也可能会根据投资者需求筹集更多资金。不过新一轮融资的审议还处于初步阶段,因此细节仍有可能改变。


对上述传闻,货拉拉当时给虎嗅的反馈是:目前暂无可披露的信息。如今看来,该消息应该是货拉拉在发布最新一轮融资前,对行业与媒体的一次“放哨”!一、可以告诉同行竞对,货拉拉很被资本市场看好;二、也可引起一波媒体关注,货拉拉发展挺好。


但这背后还是掩饰不住货拉拉的“内外交困”。


海外业务受挫


货拉拉于2013在香港成立,2014年进入中国大陆,并坚持大陆与海外市场的双线发展。2017年货拉拉面向B端客户上线货拉拉企业版。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中国大陆352城,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在海外市场方面,从2014年7月起,货拉拉就已经陆续登陆新加坡、泰国、菲律宾在内的多个海外市场,2017 年和 2018 年又相继登陆了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市场,2019年货拉拉登陆巴西,正式进军南美洲市场。


目前在海外,货拉拉已经涉足9个国家和地区的17个城市。覆盖了越南、泰国、新加坡、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印度、巴西等市场。


对于未来国际化的发展,据国际在线2019年12月报道,货拉拉海外市场负责人表示将会继续发力印度市场和南美市场。


但对于今年,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外海市场,受黑天鹅事件影响,货拉拉业务、包括同行业业务,都受到严重影响。货拉拉CEO周胜馥在2月9日向媒体透露,货拉拉业务量在春节和疫情期间下降了93%。


虽然周胜馥在当时没有透露海外业务状况,但根据海外疫情情况也可感知货拉拉海外业务及海外市场拓展也遭受巨大打击。


瓜分蛋糕者增多


在海外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情况下,货拉拉眼前最大机会做的就是巩固国内城池、深挖国内市场。

可没想到,最大竞对除快狗打车外,滴滴与满帮也来抢同城货运市场,而且还被满帮“将了一局”。


在《满帮携17亿美金进城抢“货”,货拉拉们慌了吗?》中,提到当时满帮进入同城货运其中一个原因:货拉拉也想进入干线物流市场,并且在跨城等方面早前也有一些动作,但货拉拉这个苗头被满帮发现,之后满帮反手一击,进入同城货运市场。


此外,在12月初,满帮还完成对同城货运品牌省省回头车的并购交割。与此同时,滴滴货运在12月17日传出正寻求筹集3亿至4亿美元资金。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已经就此次融资与潜在投资者进行了接触,其估值可能高达20亿美元。


像滴滴、满帮,他们在国内市场的覆盖率广且高,在以前业务基础上,同城货运业务对于城市覆盖率会非常快。


本次货拉拉融资用于拓展下沉市场,一方面也是出于以上原因。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也是源于货拉拉本身业务需求,货拉拉方面称,2018年自己基本完成一、二、三线城市的全覆盖后,2019年货拉拉逐步向四五线城市渗透,打下沉市场。


一位关注同城货运的分析师向虎嗅分析,货拉拉的业务主要收入来源并不在C端市场,C端市场需求并没有那么大,而是小B端市场,小B端市场占业务营收70%份额,C端业务占30%。


从同城货运行业角度来看,一、二、三线城市用户群体已经接近饱和,流量红利没有了,那么向四五线城市去寻找机会,就成为一种必然趋势,发展潜力巨大。但是,从现在发展来看,市场空间很大,但需求并没有那么大,这个也和消费群体有一定关系。


不管是货拉拉、快狗还是滴滴、满帮,在四五线城市,同城货运其实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吃香或受欢迎,很多C端、小B端都是熟人商业,有什么需求一般通过非商用车就可以直接解决需求。五线城市基本上是县级市,自己就可以自己的需求。


在激烈竞争的当下,这就要他们对于下沉市场的打法了,烧钱大市场只是第一步。这一步之后,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吸引C端、小B端,增强粘性和忠诚度,并提高差异化的高质量服务,才是他们最为至关重要的。


就货拉拉而言,这次融资作为一次海内外业务营收缺口补给,能否发挥“良药”作用,还要看海外疫情控制程度、恢复程度,及国内同城货运市场竞争程度。

上一篇: 下一篇:机器学习在物流运输中的应用